2008.03.21第一場論壇:公民社會中之大學與公益(七)陳健民教授主講

大學成為一個公共領域

大學對於公民社會發展的第四個重要功能是公共領域,大學應成為一個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。公共領域的概念是哈伯瑪斯提出的,哈伯瑪斯認為要用絕對標準來衡量現代社會,什麼是真、善、美等等是很困難的。那我們能怎麼做?我們只能夠創造一個好的環境讓人對某些問題作對話。在對話的過程裡,儘量把身份地位拿開,只看彼此講話的內容與論據,不以人廢言。過程中要真誠平等的對話。他覺得現代社會這些很重要,因為沒有絕對標準,只能透過對話慢慢形成共識。如果對話沒法產生共識,才去投票,少數服從多數。對他來講民主不單是投票的過程,更重要的是投票之前,我們對問題有沒有更好的理解,用比較理性的態度去投票。

這次台灣的總統選舉,氣氛沒有那麼熱烈,可能也是好處。街上沒那麼熱,可能因為都已經作了決定,不是說這兩天出了什麼事情就會影響到投票決定,可能大家都已經知道要怎麼投票,這樣是很好的,對哈伯瑪斯來說更重要的是投票與理解對話的課題,這才是民主更重要的部分。另外,對哈伯瑪斯來說,以前十七、十八世紀時英國咖啡店,法國沙龍等等,都是很好的公共空間,還有當時一些報紙,文章,輿論、藝術等等,這些都非常重要。學者、知識份子與一般人都需要這樣對話的空間。

現代社會對大學有非常大的期待,哈伯瑪斯覺得大學應該是這樣的空間:容許理性對話,通過理性對話影響到國家政府的政策。因為政府要以民為本,就是要先知道民眾的想法,不知道民眾想怎麼做,怎麼可能以民為本?大學中的知識份子其實扮演這個角色非常重要,就是要創造一個公共空間與其對話。那個過程裡,哈伯瑪斯覺學者一定要超越基礎學科,因為要解決問題,很多時候需要不同的學科,需要超越基礎學科。這需要很強的自我反思能力,你不反省,覺得自己就是對的,那事情沒法變化,要變化首先要反省。透過自我反省,理解自己有限制,通過這個過程才能慢慢形成共識。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大學之功能。我對公民社會的理念是:她是一個公共領域,可以通過這個領域去對話、聯繫,解決公共問題;公民社會不單是一個個組織,這些組織應該要通過公共對話過程形成一種社會的理念來影響政府。所以公民社會不能沒有對話這個部分,大學應該是一個示範。

要做到這樣我覺得很重要的是大學首先要政治中立,所謂政治中立不是說大學裡頭不要談政治,而是說每個老師在做研究時應該要政治中立,不要讓他的政治概念影響他的研究;可是作為一個公民,每個老師當然可以參與政治。要讓大學更精彩,就是讓不同政治理念的教授都能並存。大學聘請老師的時候看的是能力,而不是政治態度,這個時候大學就會精彩,因為學校裡頭有不同的政治意見並存。要這樣做首先大學自己要政治中立,只看老師研究教學的能力。所以從組織層面上來說,大學要政治中立,到了個別的學者,他可以參與政治。另外就是tenure system(終身聘用制)。要容許教授對社會事務發表意見,通過理性對話影響國家的政策,因此首先要保護他的言論自由不受侵犯,大學的終身聘用制對建立一個公共領域,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基礎。

(待續)

2008.03.21第一場論壇:公民社會中之大學與公益(七)陳健民教授主講